上海電視節丨紀錄片創作無非“天下事”和“身邊事”

澎湃新聞記者 楊偲婷

2019-06-11 22:50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6月11日,第25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電視論壇之“白玉蘭電視紀錄片大師班”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行。本屆電視節紀錄片單元的三位評委:中國紀錄片制作人、學者傅紅星,美國紀錄片制作人馬克·愛德華,日本紀錄片導演、制作人小谷亮太,在論壇上分享他們對當下真實內容產業生態的理解,以及對各國非虛構內容新趨勢的觀察,共同探討紀錄片的文化品質和時代記錄的屬性。
左起:馬克·愛德華、小谷亮太、傅紅星
作為本屆上海電視節紀錄片單元的評委會主席,馬克·愛德華有著三十年的國際合作制片經驗,制作了大量關于歷史、電影、文化的紀錄片,在歐洲和北美地區廣泛播出。他的作品入選過戛納、里斯本、都靈等電影節。他與觀眾們分享了紀錄片的跨國聯合制作經驗。“在國際合作里,我們總是要想想怎樣幫助彼此?怎樣讓更多核心內容,在不同國家得到共鳴。”
他提到,做跨文化的聯合制片時要相互信任,“這個信任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時間建立。”同時,在這樣的聯合項目中,合作過程隨時可能出錯,“影片最后一分鐘進影院都可能出問題,對于制片人來說是隨時隨地都是在解決問題。因此良好的溝通和信任非常必要。”而在聯合項目中,往往涉及到多個投資方與制作方。“但是對任何制片人來說,制片人不是為某個公司,某個電視臺工作的,而是為觀眾工作的,這是我們的天職。我們的責任是為觀眾負責。我為什么組合這樣的資源?為什么在內容中放這些材料?作為制片人首先要考慮的是觀眾。”
作為NHK電視臺的紀錄片制作人和導演,小谷亮太曾執導多部紀錄片。對于紀錄片創作,他強調創作初衷:“首先要問問自己,為什么你要拍這個主題,什么是你想表達的觀點。為什么你有了這個感覺想去做這部作品,請記住這個瞬間。”曾有多年新聞從業經歷的小谷亮太表示,早年做新聞時,鍛煉了他將大量內容精煉進幾分鐘的短片里的能力。信息時代,大量碎片化信息使受眾的注意力極易在短時間內潰散,這就向紀錄片創作者提出了挑戰:紀錄片要在前幾分鐘就牢牢吸引住觀眾,“你要學會用鏡頭告訴觀眾這一刻你應該看什么,引領觀眾的視角,告訴他們我此刻希望你看什么。”
小谷亮太針對紀錄片的時長,提出了創作上的建議。他認為根據時長,紀錄片的敘事策略和鏡頭調度,要有不同。長片對紀錄片創作者來說,在內容取舍上更為不易:“我曾經認為,在紀錄片中,兩倍的時間就能放入兩倍的內容,這是個錯誤。好比一個人參加派對,兩個小時,你能吃10個菜,但下周的派對開了四個小時,有20個菜,但誰能吃完20個菜?哪怕雙倍時間也不行。觀眾在一個時間段里對圖像的接受和消化能力有限,這是生理限制。”
在大師班現場,小谷亮太放映了同一部作品的兩個不同剪輯長度版本的開頭片段,來為大家說明這種差別。短的版本,一開頭便是航拍大遠景,俯瞰整個熱帶叢林,旁白直接介紹故事背景和相關信息,迅速進入主敘事情景。而長版本,開始是一個50秒的在熱帶叢林河流中前進的長鏡頭,旁白緩緩說道:“水是海水,海水中長著森林。”以環境特征為開端,而非直接進入主線敘事。這樣的表達能引起觀眾更多好奇,也能更好的營造故事氛圍。鏡頭更長,而帶入感更強,但這就需要觀眾更有耐心,“一旦我們觀眾愿意去感知‘森林長在海水中’這個細節,就意味著他們能適應我們的敘事速度和鏡頭語言。”
中國紀錄片導演傅紅星,從1985年開始紀錄片創作,他在現場分享了他作為紀錄片導演、制片人、制片機構管理人的經驗和教訓。傅紅星主動將演講式的分享變成了現場答疑,與觀眾進行了深度溝通。現場觀眾中有不少正在學習紀錄片創作的學生,或者年輕的紀錄片創作者。對于剛開始走進紀錄片創作的年輕人們,傅紅星建議,從“身邊事”開始:“紀錄片創作,無非是‘天下事’和‘身邊事’。”他認為,講述“天下事”通常需要一個成熟而龐大的團隊,不菲的資金投入。而“身邊事”就更適合年輕創作者開始自己的紀錄片生涯。
馬克·愛德華也建議年輕創作者在初期可以自己做一些可負擔的小規模投入,整合拍攝和后期資源,從小成本制作開始,從短片開始,“誰也不跟錢有仇,沒錢拍不了片子搞不了藝術。”
被問到關于紀錄片尋找投資這個問題,傅紅星坦言,“資本的嗅覺是很靈敏的,如果你有好的團隊好的題材,錢會來的。你每天只能睡一張床,但你每天可以聽很多音樂,看很多電影,所以,很多投資都想進文化產業。”他提到,國內現在不少紀錄片公司是盈利狀態,甚至有成功上市的。“他們的創作經費是從大的公司拿錢。”傅紅星注意到一個趨勢,這些年,不少業界外的公司將資本投向紀錄片項目,“這是一個跨界的時代,也是個屬于影像的時代,公司、城市都想用影像來表達自己。”將錢投給有巨大社會影響力的紀錄片,對公司品牌價值塑造,對品牌的公共形象塑造,都起到好的作用。在這兩年的上海電視節上,澎湃新聞記者也觀察到,有企業積極參與扶持紀錄片創投單元里青年導演們的項目創作,兩方形成了良性互動,取得了較好的社會和經濟效益。
過往,國內紀錄片的創作偏向于個人化創作。如今,隨著工業體系的成熟,越來越多的紀錄片走進院線,但走進院線后,紀錄片要面對商業成本回收的壓力,以及表達內容上的限制。“如何找到商業、政策、個人表達中的平衡點?”傅紅星認為,在任何國家,紀錄片的表達都戴著鐐銬。政治、商業、藝術表達的平衡,是全世界紀錄片創作者必須面對的問題。“這個世界的一切都與政治有關,藝術家的水平,就是要看你戴著鐐銬跳舞的水平。”傅紅星認為:拍紀錄片的人要講政治。“紀錄片創作離不開政治。我的一位老師曾告訴我,你要先成為政治家,第二才能成為藝術家。政治就是利益的平衡,而平衡就是藝術。”
責任編輯:陳詩懷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紀錄片大師班

相關推薦

評論(6)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澳门赌场真人娱乐平台 德清县| 耒阳市| 集贤县| 阿拉善左旗| 马鞍山市| 祁东县| 赤峰市| 高邑县| 榆社县| 杨浦区| 库伦旗| 延安市| 营口市| 麦盖提县| 萨嘎县| 京山县| 长海县| 宜良县| 吴堡县| 潜江市| 浦东新区| 集安市| 本溪| 蚌埠市| 北京市| 方城县| 清水县| 西华县| 广安市| 河曲县| 博客| 鄂托克前旗| 沧源| 探索| 漳浦县| 三门峡市| 南丰县| 江西省| 新民市| 且末县| 陈巴尔虎旗| 苗栗市| 色达县| 苏尼特右旗| 崇左市| 莱阳市| 抚顺县| 霍邱县| 四平市| 尉氏县| 石台县| 东至县| 民勤县| 沭阳县| 抚远县| 碌曲县| 巩留县| 邓州市| 长治市| 诸城市| 阿坝| 徐水县| 南投市| 石嘴山市| 木兰县| 临湘市| 石城县| 商河县| 克拉玛依市| 麻栗坡县| 上虞市| 彭阳县| 东宁县| 广昌县| 迁安市| 喀喇| 亳州市| 辽宁省| 株洲县| 城步| 密云县| 威海市| 洞头县| 耒阳市| 阜南县| 南木林县| 巩义市| 巩义市| 柘荣县| 宾阳县| 平凉市| 三门峡市| 西昌市| 宁阳县| 蓬安县| 吉水县| 永吉县| 门源| 阿拉善左旗| 清水河县| 肇州县| 中阳县| 文安县| 承德市| 通州市| 大港区| 鸡泽县| 梁河县| 临沭县| 清远市| 武义县| 富源县| 高清| 胶州市| 龙胜| 东城区| 长春市| 武义县| 勃利县| 拜泉县| 温宿县| 县级市| 江都市| 清水县| 平定县| 海丰县| 广南县| 乐业县| 安福县| 恩平市| 普兰店市| 怀仁县| 南京市| 通河县| 莱州市| 巴青县| 承德市|